Verified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00:00 Apr 7 2010 Ziyoudalu, Economic and Technology Development Zone,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vince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testing Construction Workers Beaten By Thugs in Changchun City, Jilin
Description
From Chengshi Wanbao via News.Sohu.com:

本报讯4月7日10时许,位于自由大路的长春市卷烟厂新厂区综合楼门前,60多名农民工索要被拖欠的工资时,与长春建工新吉润建设有限公司员工发生厮打。农民工中二人受伤,当场被救护车运往中日联谊医院急救。新吉润建筑公司员工也有人在纠纷中受伤。目前此案已报经长春市浦东路派出所受理。

索要工资发生冲突

昨日11时许,记者到达事发现场时,仍有50余名农民工等候在烟厂新厂区综合楼门前,农民工中的苗工头指着长春市卷烟厂新厂区靠大门的两栋楼说:“我们从2008年9月份开始进入此工地施工,并于2009年5月份完工,可是一直到现在欠的51万农民工工资还迟迟没拿到手。已经找了建筑商多次,却始终没有结果。”据农民工中的另一工头杨某讲,这些农民工大多是从四川来的,现在被拖欠工程款,很多人住旅馆讨要工资。

据农民工们反映,昨日9时许,农民工们来到长春市卷烟厂新厂区索要工资,派4名代表去综合楼与新吉润公司负责人王总商谈工资事宜,但并未谈妥。随后,几十名农民工便行至厂区门前的自由大路上,举着25米长的条幅声讨、索要工资。

“只举了还不到10分钟,新吉润公司的负责人便派来7个小伙子,每人手里都拿着木棍、铁棒,见到我们就打。”杨工头说,农民工中有一名工地司机于某在劝架时,浑身上下多处被打伤,另有一名农民工苗某被打伤,当场被救护车送往中日联谊医院。

“这就是他们打人用的工具,另外还有一根约一米长、直径5厘米的铁棍子,他们打完人后又拿走了。”在场的一位农民工指着地上一堆木质指示牌说。记者在现场看见了四五根木头指示牌,下面的木棍一米多长,指示牌约2尺长、1尺宽,混杂堆在烟厂门口。

俩农民工受伤入院

昨日12时许,记者随杨工头来到中日联谊医院急诊大厅,看到受伤的58岁农民工苗某平躺在担架床上,左脸鲜血模糊,有五六道约5厘米长的伤痕,右手背上也是大片的伤痕和血迹,后腰也被棍棒所伤。据医生介绍,现在苗某的伤情具体情况无法确定,需要做脑部CT和肋骨处的X光片检查。

而农民工方的司机于某经医院检查,右臂骨、腰右侧均被铁棍击中,右臂骨折、腰部右侧和后腰均有明显的皮下淤积血痕。

三角关系各执一词

在急诊大厅收费处,新吉润公司的工地技术负责人孙经理正在为受伤民工办理检查缴费手续。

据孙经理讲,新吉润建筑公司是与包工方罗某签订的主体施工大清包协议,并已向罗先后支付了人工费225万余元。其实严格来讲,新吉润本应支付196万余元人工费,但因资金控制不善,而超额支付了人工费29万余元。随后孙经理向记者出示了09年3月份由施工方罗某亲笔签署的《主体施工大清包协议书》、人工费核算单和罗某先后收款225万元的签字收条。

“我们新吉润只与大清包老罗之间有合同,而这些农民工由老罗雇佣,并由老罗开工资。”孙经理说,新吉润建筑公司既然已经和罗某结清工程款。那么,农民工如果被拖欠工资,和新吉润是没有关系的,应该找罗某索要。

对于孙经理的解释,杨工头表示不能同意,他说据他所知,新吉润根本没有付清罗某工程款,在罗某和新吉润之前的账目说不清楚的情况下,既然农民工们是给新吉润干工程,那么现在被拖欠工程款就应该由新吉润建筑公司支付。

孙经理称自己一直负责公司的结算等工作,很熟悉工地里的工人,并称昨日来讨要工资的人中很多人并不是工地里的人,“今天上午我们公司领导把大家叫到综合楼,打算对每个农民工进行身份验证,可农民工们并不同意,出去拉开条幅,把自由大路横向拦截,我们七八名员工是去劝阻他们的,而且其中一名员工也被四五个农民工打伤送至了吉大一院。”

“其实今天来讨薪的这些农民工,并不全是当时在工地干活的农民工,我怀疑是他们雇的人来讨薪。”孙经理说,据他所知,现在有一些工头为了讨薪雇佣一些农民工到工地讨薪,中午管饭,并支付工钱。

对此杨工头说,来讨要工资的人均是在该工地施工的农民工,并不存在冒充的可能。且把大家叫到综合楼谈判时,感觉对方似乎对农民工代表有暴力意向:“见势头不对,我们就赶紧出来了。”杨工头说。

据杨工头讲,由于分工不同,这些农民工被分为四类。有木匠工,架工,土建工和钢筋工。土建方已收到41万,尚被拖欠19万;架工方已收到10万,尚被拖欠12万;木匠方已收到50万,尚被拖欠20万。目前施工负责人罗某共已付农民工人工费约101万元,尚欠51万元未付,现在给罗某打电话,对方却一直关机,无奈农民工们只能到所施工工地索要。当记者询问与罗某是否有合法协议时,杨工头说,与罗某间只有“欠木匠人工费20多万元”的欠条,其余则均只是口头上的协议,并无正式的书面协议。

“不管怎么样,拖欠工人的工资,我们是一定要新吉润出的”。杨工头表示。而新吉润方面则表示,他们和大清包罗某之间的账目清楚,更不欠和他们没有任何合约的农民工工资,所以他们不会支付。

在浦东路派出所,本案的办案民警称,接到报警他们便立即赶到现场,那时农民工们已将自由大路拦截,警方将道路疏通后,将伤者送往医院,并将有关人员带回,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调查中。

昨日16时许,记者向杨工头和吉润公司技术负责人孙经理询问了伤者情况,了解到目前吉润公司方面并未负责受伤农民工的住院费用。

大包工支付住院费用

昨日18时30分,记者采访到了施工负责人罗某,获悉农民工方面的杨工头和罗某已到长春市经开区劳动局反映情况,经开劳动局将于4月8日到吉润公司详细对账。罗某称,自己的施工方已于去年将工程完工,本应得到工程施工费用280万元,却只收到225万元,吉润公司所欠的60万元款项恰好是未付的农民工人工费用。且因为当时存在分歧,双方仅是口头协议,并未就副体工程与吉润公司签订协议。

罗某说,自己的确收到新吉润公司225万元人工费用,但是这里面还包括焊工、钢筋等项目的开支,因为整个工程均需要施工方负责开支,所以这225万并非都是用来给土建、加工和木匠三方的。

昨日18时许,罗某已到中日联谊医院为受伤农民工缴纳住院费用4000余元。
Credibility: UP DOWN 0

Additional Reports

Drivers of Bus No. 260 Line Strike in Changchun, Jilin Province

00:00 Aug 25, 2010

Xisi Street,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vince, 11.01 Kms

Electric Utility Construction Workers Protest in Changchun, Jilin

00:00 Apr 29, 2011

Rongguang Road, Erdao District, Changchun City, Jilin Province, 13.79 Kms

Pedicab Drivers Protest in Changchun, Jilin

19:12 Nov 27, 2006

Changchun, 农安县, Changchun City, Jil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5.22 Kms

Changchun Taxi Drivers Strike

19:55 Jul 01, 2011

Changchun China, 15.26 Kms

Kumho Tire Company Workers Strike in Changchun

08:01 Jun 07, 2011

锦湖轮胎长春工厂 Changchun China, 15.26 Kms